珠宝商人💎

因為追趕不上,所以才會認真努力!

“圖書室禁止吵鬧。”

青田石·ç‡ˆå…‰å‡
硬度2-3。
聽說雕刻的時候多餘的頭髮被蕾特蓓莉露強行編成了辮子,個人喜歡這個髮型。
職位是圖書管理員,不喜歡吵鬧的地方。
擁有柔和光線的特性,夜間有些行動能力,配有長刀。
透明度高、頭髮呈現霧狀透光。

是可愛的私設定——

“哦哦~外援到了嗎♪”

斯里蘭卡/Sir LanKa/スリランカ
愛稱是lan
硬度9
剛玉屬紅寶石類
斯里蘭卡紅寶石(豔紅帶粉黃色調/水紅)
紅寶石種類和被抓走的露比/Ruby的微生物完全不一樣,是露比被奪走之後誕生的孩子。
擔任巡邏的職位,佩刀是短刀。比較懶惰,統一的校服經常穿成邋邋遢遢的樣子,搭配的是暗紅偏棕色的長襪和手套,高跟黑皮鞋。
透明度較高,和鑽石一樣有折射光的苦惱。

目前左臂斷裂中——!

————————
還是lan小天使、!

私設的孩子斯里蘭卡
不過老師不喜歡作品拿來玩pa所以衹是當自己的孩子💦💦
有關於官方紅寶石露比已經去月球上了😭😭😭誕生石去月球上了好難過

斯里蘭卡/Sir LanKa/スリランカ
愛稱是lan
硬度9
剛玉屬紅寶石類
斯里蘭卡紅寶石(豔紅帶粉黃色調/水紅)
紅寶石種類和被抓走的露比/Ruby的微生物完全不一樣,是露比被奪走之後誕生的孩子。
擔任巡邏的職位,佩刀是短刀。比較懶惰,統一的校服經常穿成邋邋遢遢的樣子,搭配的是暗紅偏棕色的長襪和手套,高跟黑皮鞋。
透明度較高,和鑽石一樣有折射光的苦惱。

有關於左臂:曾經斷裂過一次。目前正在修復中(?)

私心打上了寶國的tag

是辰砂和波爾茨的邪教cp小教室……一直想開放一個這樣的群!!
683280360
683280360
683280360

〖忒休斯悖論〗

We go further in the destiny。

法斯法菲萊特……

〖你〗的部分已經消失了,只會剩下組成〖你〗的部分。法斯法菲萊特,你認為你還是原來的磷葉石嗎?

在不斷被替換的過程中〖法斯法菲萊特〗開始變的四分五裂。不斷重新拼湊部件与記憶,法斯…不、法斯法菲萊特或許早就不是那個連打造的最輕便的長刀都拿不起的寶石了。

那麼〖你〗還記得誰?
————————
〖流水〗暫時停下來了💦目前在合作籌備〖忒休斯悖論〗
也不知道說什麼反正沒人想看刀子💦💦

他們用柔軟的紗、還有鮮花和其他的寶石點綴鑽石。

美麗郭斯特、還有美麗郭斯特的本體和美麗青金石的本體(?)
你們都喜歡黑水晶,我喜歡郭斯特💦
青金石毛衣鏈和幽靈水晶戒指是可以出售的💦💦

小短篇cp腦友人向〖游水〗

〖游水〗·ä¸‰

#波爾茨·é‘½çŸ³
#辰砂·æ³•æ–¯
#是亂寫的刀(?)
#ooc注意
#個人向cp腦注意
#小短篇注意
#ok?
↓

那場戰鬥最後是由鑽石以及而後趕來的法斯阻止下來的,挶鑽石説那是他第一次見到波爾茨那麼亢奮的樣子。
◈
◈
其實波爾茨最開始不是這樣冷冰冰一言不吭的性格,曾經的波爾茨也並不是和鑽石同為搭檔,那時的波爾茨強大的戰鬥才能也沒有完全的體現出來。

同為搭檔的寶石在曾有一次的月人來襲之後被掠奪走了,至此之後波爾茨收起了他的微笑,一直到了現在也只留下冷冰冰。

鑽石一開始也不是那麼注意這個自從搭檔被奪走之後就不再歡笑的孩子,開始注意到的時候波爾茨已經變的冷淡起來,那時老師將他們安排在了一組作為搭檔。鑽石對這個年紀小於自己的弟弟非常感興趣,聽聞他曾經是個開朗的孩子——他每次都在試圖逗這個弟弟笑出來。
波爾茨一直以來都在遠遠的看著那閃耀的寶石,那是他的哥哥,硬度10的鑽石。从自己的前任搭檔被月人奪走開始,他才知道自己的責任是多麼的沉重,波爾茨的歡笑仿佛也隨著搭檔被奪走而一起帶走了。

从和鑽石搭檔開始,波爾茨就明白這個哥哥在做些什麼,他剛開始是無所謂的,衹要保護好搭檔不被月人帶走、同胞不被月人帶走就足夠了。一直到了現在,鑽石越發的有些心不在焉起來,他終於忍不住向一直珍視的寶石生了氣。
“你能做的…什麼都沒有!”
後來?後來鑽石漸漸的開始和他有了隔閡,波爾茨能夠明顯的感受到鑽石微笑裡的牽強。
——
辰砂从誕生開始就很明白自己的一切,他在夜裡失了歡笑,辰砂伸手想要拂去壓在叶上的露珠,但他在中途停了下來,但水銀卻侵染了開放正好的花朵。
老師的手撫上他的頭頂,辰砂的眼中滲出水銀,老師告訴他這是遠古生物的缺陷。辰砂向老師提出了在夜裡巡邏的工作申請、令人驚訝,老師同意了,從此他將自己關在黑夜裡,与那滿天星辰作伴。

法斯衹是個連最輕的刀都拿不起的寶石,他年幼些的時候喜歡在老師的課堂上睡覺,也會看著蝴蝶發呆。
法斯向老師申請過多次想要戰鬥,卻因為法斯的硬度而被拒絕。或許當時法斯是出於喜歡老師,想要保護同胞的心情。
也或許背叛老師會讓老師有所動容,法斯帶著寶石們去了月球。

辰砂与法斯相遇是在夕陽西下的時候,月人大概是因為被法斯的色澤吸引而來。他不想戰鬥,但那是他的同胞,辰砂強忍著自厭感擊退了那些傢夥、然後墜入了海裡,不可否認,塗白粉是個很麻煩的事情。
後來辰砂將遺落下來的那本記錄冊拾起,想要將它歸還給他的主人,這樣他們的交集就只會到這裡結束了。
直到法斯說過一定會為了辰砂找到能夠脫離黑夜,且又開心的工作。後來法斯去了月球上,回來的時候辰砂能夠感覺到——他對法斯法菲萊特的認知又陌生了幾分。

〖待續〗